今日是:
歡迎光臨青島科技大學新聞網

|當前位置: 本站首頁 >> 科大人物 >> 正文

劉澄凡:回憶“兩彈一星”研製中的光輝歲月

作者:​呂豔萍  審核:李鯤鵬 來源:報社  編輯:韓玉花 點擊:[] 日期:2021年06月09日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一批科學家、幹部職工、解放軍戰士,身懷強烈的報國之志、愛國之心,自覺把個人理想與祖國命運、個人志向與民族振興聯繫在一起,用智慧、青春和熱血於1964年10月16日成功研製出我國第一顆原子彈。中國從此擁有了保家衞國、捍衞和平的核力量。

1967年6月17日,在我國西部地區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顆氫彈。從原子彈到氫彈,美國用了7年多,前蘇聯用了4年多,法國用了8年多,而我國僅用了2年8個月。這是一段在任何時候、任何年代,讓中國人回憶起來都無比驕傲、無比自豪的記憶。

奇蹟的背後凝聚着無數科研工作者的心血、汗水乃至生命。他們既要突破科技領域中的種種難關,又要克服極端困難的經濟、物質、科研條件,還要承受遠離親人、隱姓埋名的煎熬。他們在國家經濟困難時期,勒緊褲腰帶研製原子彈、氫彈,把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大力協同、勇於攀登的“兩彈一星”精神永久地鐫刻在中國大地上。這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激勵着一代又一代科技工作者愛國奉獻、砥礪前行。

我校退休教師劉澄凡教授,曾參與“兩彈一星”研發工作,是這段歷史的見證者、參與者。在中國共產黨迎來建黨百年之際,我們有幸採訪了劉澄凡教授,聽他講述這段不為人知的老一輩青科大人躬身國防事業背後的感人故事。

“國家需要就是我的第一志願”

1963年,劉澄凡從四川大學化學專業畢業。畢業分配時,他沒有將去保密部門工作列入自己的未來計劃,因為事先了解到在保密部門工作自由度不高,限制較多。

但最終,劉澄凡被分配到第二機械工業部第五研究所從事研發工作。“這是黨組織對我的信任,不管我的志願是哪裏,國家的需要永遠是我的第一志願。”得知消息後,他主動接受了這個選擇,迅速奔赴工作崗位,並默默地下定決心,一定要為祖國的核工業建設貢獻出全部的力量。

將近60年過去了,劉澄凡教授至今依然清晰地記得進入研究所後的第一堂課就是保密教育,主要內容是“三不準、一上報”。“三不準”是不該説的不準説,不該問的不准問,不該做的不準做;“一上報”就是個人情況包括後面的成家立業等,要首先報告單位人事處,經審查批准後才能繼續。這些規定有些嚴格,甚至可以説嚴苛,但劉澄凡毫無怨言,他表示,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就已經做好了隱姓埋名,當一名無名英雄的準備。

核武器研製事業輝煌而又神祕。它的神祕,需要用無私的精神支撐,用嚴酷的紀律維護。生活中、工作中,劉澄凡自覺遵守着這些規定。上至父母、下至妻兒,都不知道他具體從事什麼工作。劉教授回憶,同在北京的母親忍不住多次詢問:“你究竟是幹什麼工作的?”他只能回答:“科研工作。”妻子和他共同生活多年,不知道他的工作內容。就這樣,劉教授在父母、妻兒都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投身祖國的核工業建設,一干就是17年。

“我們從未想過放棄”

進入第二機械工業部第五研究所工作後,劉澄凡所在科研小組的任務是從含鈾煤中提取鈾濃縮物(硫酸油酰胺,黃餅)。

從小型試驗、中型試驗、工業試驗再到工業生產,劉澄凡參與了全部過程。期間,劉澄凡和同事們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兩次赴新疆某煤礦開展試驗。

上個世紀60年代的交通並不發達。從北京到新疆需要7天時間,其中4天4夜的火車到達烏魯木齊,再轉3天汽車到達伊寧。轉汽車期間,他們白天趕路,晚上住在兵團招待所,由於條件惡劣,早晨醒來滿身都是濕的,幾天下來渾身長滿了蝨子。

第一次到達新疆時,沒有住宿的地方,劉澄凡和同事們住在當地的地窩子裏。地窩子空間有限,房間裏狹窄得只能放下一張牀,天晴的時候還好,最怕下雨、下雪等惡劣天氣。下雨的時候雨水會倒灌到房間裏,雪後需要同事把雪鏟開才能打開房間的門。劉澄凡回憶,當時的生活區距離試驗廠房有兩三公里,有一次遇到暴雪封路,屋外白茫茫一片,完全找不到方向。為了避免掉入大坑,大家手牽着手,互相扶持、共同前進,最終順利到達試驗廠房開展工作。

在新疆的那段時間,他們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完全沒有任何娛樂。上世紀60年代的科研、經濟水平和現在不同,當時沒有任何可以借鑑的科研成果,大家只能靠自己和團隊不斷研究、不斷突破、不斷創新,取得一步步的成果,其困難程度可想而知。最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在新疆建成了全國唯一、世界領先的集發電、供熱和生產鈾濃縮物的工廠。這項成果也獲得了1978年全國科技大會獎和1979年國防科委科研四等獎。

直到後來,劉澄凡和同事們才知道,原來大家所從事的從含鈾煤中提取鈾濃縮物的任務,是研製原子彈這項龐大工程的一個環節。這項工作結束之後,他們緊接着投入到另一項任務,為我國第一顆氫彈的引爆彈需要的原料提取釷濃縮物。

“當時,時間緊、任務重,沒辦法等到條件準備好了再上馬,幾乎是土法生產。”劉澄凡回憶説,“因為設備簡陋,車間裏到處都在跑、冒、漏,四周到處都是放射性粉塵,工作台和地面上都是放射性液體。”

冒着極大的生命危險,經過3個月晝夜不停的奮鬥,最終,劉澄凡和同事們拿到了合格的釷濃縮物。“能有幸參與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氫彈的研製,為祖國的核工業建設盡一份力,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雖然遇到很多困難,但我們從未想過放棄,也從不後悔。”回憶起那段日子,劉澄凡如是説。

因為長期從事放射性相關的工作,劉澄凡和他的同事或多或少都得過相關疾病,比如:白細胞低、血小板低、肝炎等。當時他所在的五所,患肝炎的同事數量多、病情複雜,在整個通州地區都是出了名的。不少同事長期被病痛折磨、痛苦不堪,嚴重影響身體健康。他所在課題組的2位成員因肝硬化、白血病去世。

這種對身體的傷害,劉澄凡也未能倖免。因為工作,他患上了血小板低的毛病,表現出來的症狀是人常常乏力、沒精神,經過幾十年的調理,至今依然未能痊癒。

把困難留給自己 把榮譽讓給別人

偉大的事業產生偉大的精神。在為“兩彈一星”事業進行的奮鬥中,廣大科研工作者培育和發揚了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大力協同、勇於登攀的“兩彈一星”精神。他們心有大我、至誠報國,淡泊名利、無私奉獻,自覺把個人理想與祖國命運、個人志向與民族復興緊緊聯繫起來,把愛國之情、報國之志融入建設祖國的偉大事業中,融入人民創造歷史偉業的偉大奮鬥中。

1980年,劉澄凡工作調動至我校,雖然不再從事核工業相關的保密工作,但他將這種精神延續到後來的工作中。

在學校,他擔任化學系副主任,和時任系主任焦奎合作搞科研。作為學校重點學科帶頭人,他們互相幫助、互相支持,總是把困難留給自己、把榮譽留給對方。二人合作默契,發表多篇高水平論文,1項成果獲化工部自然科學優秀成果獎。

2005年,劉澄凡教授從青島科技大學退休後定居北京。退休之後,他仍然時刻關注學校的發展,並祝願青島科技大學的明天更加美好。

我國“兩彈一星”事業是集體的事業,它取得的每一次成功,都凝聚着千萬人的奮鬥和創造,輝煌和光榮屬於每一個在這條戰線上奮鬥過的無名英雄,屬於全體中國人民,屬於自強不息的中華民族!重温這段輝煌歷史,傳承“兩彈一星”精神,必將激勵中華兒女披荊斬棘、勇往直前,也激勵着新時代每一位科大人砥礪奮進,不負韶華,再譜華章。

——原載《青島科技大學報》916期第二版

上一條:李志成:意氣凌青雲 青年亦可期

下一條:自主導航與智能控制研究團隊:潛心問天十七載 科技強國擔使命

【遞四方物流香港】

0
其他新聞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科大要聞
綜合新聞
焦點圖志

友情鏈接

嶗山校區 - 山東省青島市松嶺路99號   四方校區 - 山東省青島市鄭州路53號   中德國際合作區(中德校區) - 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團結路3698號 高密校區 - 山東省高密市杏壇西街1號   濟南校區 - 山東省濟南市文化東路80號

©2015 青島科技大學    管理員郵箱:master@qust.edu.cn

魯ICP備05001948號-1   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7號   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